您的位置: 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 > 历史

洪秀全把独一无二的“秀”给了他,却为何只能让他屈居陈玉成之后

2019-07-20来源: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

小编在上一篇文章中,讲到清军已在镇江形成了合围,吴如孝山穷水尽,即将变成瓮中之鳖。就在这关键时刻,一个半仙大驾光临,准备出手援救镇江。

这个半仙,就是李秀成。此时,他的名字还叫做李寿成。不过,在本文中,我们还是约定俗成的称呼他为李秀成。

洪秀全把独一无二的“秀”给了他,却为何只能让他屈居陈玉成之后

纵览李秀成的一生,有过三个曾用名:

(1)李以文。

“以文”是家中所用,代表了父母希望这个呱呱坠地的长子能够用知识改变命运,以文章跨越阶级。然而,“家中之苦,度日不能,度月格难”,李秀成只读了三年私塾,便不得不辍学,跟随父母“寻食度日”去了。

(2)李寿成

“寿成”则是参加太平天国后所用,从事一项危险系数如此之大的职业,是应该在名字中嵌入一个“寿”字保佑平安。

(3)李秀成

至于“秀成”,这个最为广大人民群众熟知的名字则是来自洪秀全的赠予。

洪秀全把独一无二的“秀”给了他,却为何只能让他屈居陈玉成之后

援救镇江之前,李秀成本是六安的守将。当时的太平天国,镇江是东大门,六安是西大门,简直可以用风马牛不相及来形容。那么,李秀成是怎么跑到镇江去的呢?

原来,在1857年秋,皖北发生了三件事。正是这三件事促使李秀成离开六安,向天京方面靠拢,而援救镇江便是他准备献给洪秀全的一份见面礼。

洪秀全把独一无二的“秀”给了他,却为何只能让他屈居陈玉成之后

第一件事是钦差大臣瓜尔佳·胜保,也就当红影星关晓彤的本家,在三河尖大败捻军张乐行、龚德树部,一路打得他们跑到了李秀成的驻地六安。

第二件事则是九江危急,陈玉成率军来到湖北援救,与湘军转战于黄梅、广济、蕲水一带。当时,湘军除了水军和陆军,还建设了骑兵部队,三路痛剿,陈玉成只得乖乖带领几万大军退回安徽。

洪秀全把独一无二的“秀”给了他,却为何只能让他屈居陈玉成之后

这样一来,小小的皖北就显得太过拥挤了。

六安守将李秀成很发愁,因为皖北除了陈玉成和捻军,还有个大宝贝,那就是出走后驻扎在安庆的石达开。把五个各带一支队伍的大男人塞在一个经历过多年战火,资源有限的空间内,这不是要给天京之变拍续集吗?

就在这时,发生了第三件事,让所有人都解了套。

洪秀全把独一无二的“秀”给了他,却为何只能让他屈居陈玉成之后

原来,经过四个月的分裂活动,石达开从洪秀全那儿的挖人活动暂时告一段落。于是,他把安庆让给陈玉成,打算渡过长江,以江西为根据地,发展自己的王图霸业。本来嘛,太平天国在江西的大部分地盘就是石达开打下来的。

自石达开出走开始,洪秀全就一次又一次舔着脸,苦苦哀求翼王回去。尽管对方一再拒绝,洪秀全却始终痴心不改。

如今,石达开准备去江西,这分明是以实际行动再一次向洪秀全表示:老子就是要和你离婚,不过了。

洪秀全把独一无二的“秀”给了他,却为何只能让他屈居陈玉成之后

他不想和洪秀全过,还是有人想和洪秀全过的。那个人就是李秀成。他要趁着洪秀全与石达开夫妻反目,把一直单恋的女神追到手。

于是,石达开前脚刚把安庆让给了陈玉成,李秀成后脚就把六安让给了张乐行和龚德树。接着,石达开去了江西,李秀成则跑去了天京。如此一来,内讧避免了,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是皆大欢喜。

其实,李秀成离开六安去天京,绝对是一场豪赌。在之前的文章中,小编已经多次说过,在二破江南大营之前,天京才是太平天国之战的主战场,清帝国的财力也会最大限度的向天京战场倾斜。此时的洪秀全就好比童话故事中被巨龙困住的公主,需要勇敢的骑士披荆斩棘,前去搭救。

洪秀全把独一无二的“秀”给了他,却为何只能让他屈居陈玉成之后

然而,从石达开出走到李秀成离开六安这一时间段内,翼王自不必说,他对洪秀全就好比马蓉对王宝强,陈玉成和韦志俊也在外地各忙各的。天王只能眼睁睁看着江南大营卷土重来,天京倚为犄角的溧水和句容被攻陷,清军采用“结硬寨,打呆仗”的战术再次合围镇江。

就在这时,地方实力派李秀成带领几千人马从太平天国的西大门跑来救驾,这种搭救落难美女的行为,怎能不让洪秀全顿起一种“小女子无以为报,只有来世变牛变马”的报答之情。

那么,为何洪秀全不心生“小女子无以为报,只有以身相许”之情呢?因为,别看李秀成这么大胆追求,但洪秀全难忘的依旧是“故剑情深”的石达开。不久后,石达开自安庆来到江西抚州,洪秀全的使者依旧阴魂不散的追踪而至。使者手捧天王的真心,再一次的恳请翼王回京主政。李秀成他想上位,那是做梦!正房夫人的位置还给你留着呢!当然,洪秀全的真心被石达开扔在地上当灯泡踩,回答依旧是三个字:不过了!

洪秀全把独一无二的“秀”给了他,却为何只能让他屈居陈玉成之后

其实,李秀成想要取代石达开,并非不可能,只要他能完成两件事。一是展示自己的忠诚。很显然,李秀成完美的展示了忠诚。二是展示自己的能力。

如何展示呢?

李秀成的目光锁定在了镇江之上。

我们知道,石达开出走后,随着溧水、句容的陷落,镇江形势日益危急。如果镇江不保,清军下一个目标就是天京,

那时,被天朝大佬们集体嫌弃的洪秀全无人可用,只能派出“草包”哥哥洪仁发出马援救镇江。结果,洪仁发被江南大营打了个满头包,灰溜溜的回来了。如果李秀成援镇成功,那么他就好比完成了一个漂亮的登台亮相,必然会获得满堂彩,也会让洪公主刮目相看。

洪秀全把独一无二的“秀”给了他,却为何只能让他屈居陈玉成之后

看过小编之前文章的,应该知道早在1856年上半年,秦日纲率领着李秀成等五位丞相,从天京出发,曾经成功的救援过一次镇江。当时,除了李秀成之外,其他援镇的四位丞相分别是:周胜坤、陈玉成、涂镇兴和陈仕章。

很显然,杨秀清给秦日纲安排这样一个班底,是准备把五丞相当做太平天国的种子选手来培养的。然而,一救镇江时,周胜坤第一个战死沙场。天京之变,秦日纲又死在了石达开的手上。后来,石达开回京主政,涂镇兴与陈仕章都被调到天京周边。翼王出走,江南大营卷土重来,溧水陷落,陈仕章被俘后就义;涂镇兴则在十几天后战死在天京东南的湖墅镇。

如今,当年六人团队中的四个都已驾鹤西去了。看来,“李寿成”这个名字虽土,却还真有点保命的魔性。那么,此次李秀成故地重游,能够复制一年前的胜利吗?

洪秀全把独一无二的“秀”给了他,却为何只能让他屈居陈玉成之后

答案是不能!

1857年11月29日,李秀成自六安兵进和州,总兵音德布全军溃败。他旋即率领军队自和州过江,12月上旬,李秀成自石埠桥至龙潭连营二十余里,步步逼近高资,对镇江展开了援救行动。

结果,李秀成和洪秀全的哥哥洪仁发一样,被江南大营打了个满头包。

此时,张国樑、余万清先后监督,镇江民工挖掘的壕沟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曾经讲过,吴如孝沿江修建了很多堡垒,把镇江、金山和高资连成了一条生命线,高资就是这条生命线的最前段,也是接应援军的桥头堡。

然而,李秀成的援军在清军的阻击下没能跨过壕沟,连与驻扎在高资的太平军都无法会合,更别说去镇江城下展开援救工作了。

无奈,李秀成只得在高资附近的山上放火,用这种方式告诉吴如孝,援军来了。

洪秀全把独一无二的“秀”给了他,却为何只能让他屈居陈玉成之后

不过,李秀成过不去,吴如孝却过得来。试问,如果吴如孝肯自动离开镇江,清军会拼着老命阻拦吗?

肯定不会啊!

咸丰要的是镇江这座城,而不是吴如孝这个人。拦着不让吴如孝走,又怎能得到城呢?而且,把吴如孝堵在镇江城墙里面,这不是逼着他狗急跳墙吗?以吴如孝的穷凶极恶,他要跳墙,肯定不是泰迪、吉娃娃规模的跳,而是藏獒式的腾空一跃。那种杀伤力,想想都让人心寒啊!清军们都想“高高兴兴上班去,平平安安回家来”,可不想给大清帝国当烈士。

洪秀全把独一无二的“秀”给了他,却为何只能让他屈居陈玉成之后

咸丰七年十一月十二日子时,吴如孝悄悄打开镇江西门,把头探出去张望。四下里寂静无声。估计此时的清军都在余万清的带领下躲在暗处,大气也不敢出,只在心里叨念:“祖宗啊,求求您了,快走吧!”

于是,吴祖宗大摇大摆出了镇江,溜溜达达过了清军的高资防线,顺顺利利与李秀成的援军会合。随后,他们在清军喊杀声的欢送中回到了天京。

李秀成在《自述》中说:“救出镇郡之兵,失去镇江之城矣。”然而,我们看到,即便他不救,估计吴如孝自己也能跑回来。李秀成起到的只是一个威慑作用,有他的军队在高资的壕沟外站着,清军更加不敢阻拦吴如孝。

正因为如此,李秀成只能算是吴如孝的半仙,而不是大神。李秀成真正逆袭成为大神,始于1860年他率领几千人马奇袭杭州。不过,那是后话和题外话,这里就不细说了。

洪秀全对于李秀成的这次援救行动,应该也是不太满意的。在太平天国的历史上,九江和安庆都以守城名载史册。我们可以拿最后关头的九江和安庆与镇江做一个对比。

洪秀全把独一无二的“秀”给了他,却为何只能让他屈居陈玉成之后

九江保卫战中,先是九江对岸的小池口陷落,继而与九江唇齿相依的兄弟城市湖口被湘军攻陷,到了最后,九江弹尽粮绝,成为了一座孤城。

洪秀全把独一无二的“秀”给了他,却为何只能让他屈居陈玉成之后

安庆保卫战中,先是同为安庆府的太湖县和潜山县先后落于敌手,接着安庆的要地枞阳镇又被太平军叛将韦志俊攻陷,最后,安庆同样弹尽粮绝,成为了孤城。

我们再来看一看撤退前的镇江,首先,镇江对岸的瓜州没有丢,重要据点金山也没有丢,至于连接镇江、金山和高资的吴氏生命线,也在艰难的运转着。

镇江,就好比天京的一根臂膀,已经鲜血淋漓,受到了严重的外伤。洪秀全把它交给外科医生李秀成,让他主刀挽救。结果,李秀成来了个漂亮的截肢手术。

看着唯一一个肯回来,带着一脸忠心的李秀成,洪秀全只好把“这不是朕想要的”咽到了肚子里。

洪秀全把独一无二的“秀”给了他,却为何只能让他屈居陈玉成之后

行文至此,大概人们也就明白为何后来李秀成被洪秀全封为“忠王”,且名字中嵌入了一个尊贵的“秀”字,却只能屈居陈玉成之下了。

无他,此时的李秀成实力和战绩均不足也。

洪秀全把独一无二的“秀”给了他,却为何只能让他屈居陈玉成之后

1857年12月27日,镇江陷落。12天后,江南提督张国樑扎营南京外城高桥门,副将张玉良扎营钟山龙脖子,总兵傅振邦、虎嵩林进逼秣陵关。大帅和春则把大营驻扎在高桥、清波门之间。

他们冲着矗立在风雪中的六朝古都宣告:“南京,我们回来了!”此时,距离上次一江南大营自天京周边溃退,过去了一年半的时光。

行文至此,太平天国在镇江的故事就彻底结束了。不过,这个故事还有尾声,在尾声中,小编要交代吴如孝和余万清的结局,还要揭秘:吴如孝尽管在太平天国史名将排行榜上只能马马虎虎混个三流,但如果没有他,太平天国和清朝都会失去两位青史留名,震慑中外的一流名将。这又是为什么呢?请看雁小驴之《太平军在镇江》系列的最后一篇。

本文由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