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 > 历史

小说一则

2019-10-06来源: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

烈烈炎日,一个穿着素色裙子的女孩背着包,在一条布满石子的小路上走着,包里只装着一只保温杯,里面灌满了水。她走得不轻快,却也不费事,有时候倒像一只田野里的小兔子。


她四处张望,喔,怕是这荒原里就她自己了。她哼着小调走着,循着旁边那条路望过去,惊喜地发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等到再望去时,那人的轮廓又清晰了一点。这是一条Y道,看来一会要在同一条路上遇见了,她想。在Y道交汇口时,那人还没走到,她一边心想那人怎么走得这么慢,一边又张望了过去,才看清楚那人同样也是个女孩,身材胖胖的。那就不难怪走得这么慢了,索性就站在原地耐心着等她一会吧。太阳晒得人有点难受,她不得不一只手遮挡额头上的灼光,一只手擦拭脸上淌下来的汗。


“你在等我吗”,胖女孩终于走到了跟前,带着喘息的笑着问。她笑的时候红红的小嘴吐出两颗洁白的小虎牙。


她的嘴巴真好看啊,这么干燥的夏天里,她的恰似樱桃的小嘴还是一样红润。裙子女孩看得有些入神,咽了下口水,差点都忘了回答。“是啊,知道你也要走这条道,那咱俩一起?”


一路上都能听到她俩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最多的还是裙子女孩的声音,胖女孩更多的是在倾听,不时地笑笑,露出可爱的虎牙。胖女孩的背包鼓鼓的,除了爸爸准备的水,还有妈妈准备的防晒霜和手帕,以及奶奶塞进的各种小零食。裙子女孩有点羡慕,当然不是羡慕她的东西多,而是有人给她备好这些东西,有人叮嘱她烈日当头要记得涂抹防晒霜。不过这羡慕转瞬即逝,只要一跟胖女孩说话,她就会忘记自己空空如也的背包,于是便又继续叽喳个不停。所以她俩很快成了好朋友。


她跟胖女孩讲遇到她之前的路上见到的兔子和西瓜,讲小桥下她趟过的流水,胖女孩倾佩她的胆大和勇敢。故事讲完了她就扯天方夜谭,讲童话也说神话。无论她说什么,那声音有多聒噪,胖女孩都会认真地笑着听下去。


那条路她们相伴着走了很长,直到太阳直射点从北纬23.26°又循环到赤道。

裙子女孩的身上多了件外套,胖女孩身上的外套衬得身材又臃肿了一圈。


“你看,枫叶把秋天染成了红色”胖女孩顺着裙子女孩驻望的方向看去,“是啊,枫叶把秋天染成了红色”她也重复地呢喃。她俩在即将分别的岔口,看落霞孤鹜,也看北雁南飞,看会山,又看会水,就这样默不作声地,她们看了许久的秋天。


“等我啊,等我以后给你写信。”胖女孩把目光收回,对她说道,“咱俩不管在哪,永远都是好朋友”。


裙子女孩就在分别的路口目送着胖女孩踏上另一条小道,数着她回了几次头,直到她背影模糊成一个小黑点。


裙子女孩身上的外套一件件多了起来,脚上踩着沙沙作响的枯叶,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默念着:怎么还没收到来信……她一定是忘了,准是信送丢了,肯定是把地址记错了,嗯,一定是这样。


直到一天夜里,她被雪花飘落的声音惊醒,才意识到,她再也不会给她写信了。“她肯定没听懂我讲的故事,是我讲得不好听吗?”


下雪了,裙子女孩变成了裙子姑娘,她踩着咯吱咯吱的雪往前走,宽敞的路上多了很多人,终于不再是她自己了。形形色色的人,有的喜怒形于色,有的冷面无表情。有蹦跳着主动跟她打招呼的小姑娘,也有即使撞倒她也不会说一声抱歉的中年大叔。她结识了一群新伙伴,后来又像送走胖女孩一样在岔路口与他们分别。他们可以嬉笑怒骂,可以喝酒吃肉,可她还是心里空落落。


这时,一位男士向她走来。“你穿得这么少,不冷吗?”说着把他黑色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


“我不冷,我背包里有从夏天就背着的保温杯,杯里有热水,这对我就够了,外套我不用。”说着把身上披着的外套拿下来。


“你还挺逞强,那好吧。”


裙子姑娘虽然没披上他的外套,却在心里想,世上怎么会有那么好的人,真是第一次遇到。他们也因此结识,结伴走了一路。途中,他会把自己背包里的一些东西塞进裙子姑娘的包里,她打开看了一下,有他母亲亲手做的小吃,和备好的其他东西。


真好,裙子姑娘又羡慕了一回,不过这羡慕也是转瞬即逝。只要一跟男士一起前行,她就会忘记自己空空如也的包,就像当初跟胖女孩在一起时一样。男士会主动帮她背着包,即使她一百个不情愿,在一次男士让她给个理由时,她这样解释:

“如果哪天我们也走到一个岔口分开,我怕自己会不习惯背着它。”


男士仍然很不解,甚至有些生气,他生气的时候,会把她的包扔了,自己的包也扔了。


后来,真的像她料想的那样,像送走胖女孩那样送走了他。


“我想,他一定也没听懂我曾经说过的话,或者他永远也不会懂了。”

裙子姑娘继续走着,背包里还是只是一杯水,她却觉得背着沉重。


有那么一阵,她突然觉着像要失去什么,像身体一直往下落,快要落到谷底时,她就走到路旁的电话亭,随便拨了个号码。有两次是男的接的,一次是:“小姑娘寂寞了啊,约吗……”一次是:“我看你病得不轻啊”对方说罢把电话挂了。

这一回是是个女的。


“喂,你好。找哪位?”

“我找你”,裙子姑娘笃定地回答。

“不过你是谁?”电话那头惊奇地问。

“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我确实只找你。”

“那好吧,你找我什么事呢?”她愣了一会问道。

裙子姑娘像看到了对方皱着眉头深吸了一口气。

 “没什么事,我就是想跟你说会话。我有很多的话,想要说给你听”。

“那你说吧”她轻轻地舒了一口气。

裙子姑娘没料到她会这么回答,电话里安静了好一会。本来想说的话竟也全都忘了,良久只说了一句:” 我从夏天里来,到冬天里去。过了一会她又补充道,“或许我本来就从冬天里来,再到冬天里去”。

“你遇到什么事了吗?”

“我什么事也没遇到,只是想跟你说会话。”

“你朋友和家人呢,为什么不跟他们说,却一定要跟我说?”

“这话我只能跟你说。”

“为什么?”

“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我才能说。”

“那你说吧。”

“我一时想不起来了,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没事,你慢慢说,不急。我听着呢。”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你讲吧。”
“故事有点长,不知道怎么讲。好像现在讲不讲都一样了,你在听就好。”

“嗯,是的,我在听。”

“你在听就好了,那讲不讲都不重要了。对,就是这样,真好。我突然希望有你这样的人现在就在我身旁。不行不行,你绝对不能在我身边,我会看到你的身材、长相。”

“看到了又如何呢?”

“那样的话你也会看到我的,你会对我进行评判,包括我说的话,我做的事,就像我现在做的,比如,跟陌生的你通电话。”

“嗯,我明白你的意思”

“你真的明白吗,我是说,你真的能理解我现在说的话吗。我想你肯定不会明白的”裙子姑娘有些颤抖,缓和了一会后,“我想让你给我个拥抱。”

“我…..有点心疼你……如果可以,我想抱抱你”

裙子姑娘颤抖得更厉害了,又或者是因为冷。

“不,你误会了。我只是想让你给我个拥抱,什么都不要说,就安静地抱着我一会。”

“嗯,好。如果可以的话。”

“你知道吗,如果这次接电话的仍然是你,只不过是个男人,我会被认为是个坏人。”

“你不是坏人。”

“为什么这么说?”

“坏人不会这么信任陌生人。”裙子姑娘差点哭了出来。

过了好久,裙子姑娘回过神来,“我现在好多了,谢谢你”。


挂罢电话,有个男士向他走来。“你穿得这么少,不冷吗?”说罢像上一个男士一样要把他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只是比上一个男士更熟练,就像练习好的。


“不,谢谢。我不冷。”

“你确定吗?你看,前面的路还长着呢,我们在一起走,会更好一些。你瞧瞧,路上的他们,都是结伴走的,如果你和我一起的话,我们就和他们一样了。”


可是为什么要一样呢,裙子姑娘想,谢绝了男士后就自顾自地继续走着。路上也会编一些没头没尾东西嘟哝着:

“走在冬季里

摘一朵雪花,送给你
脚印在跳舞……

可是她又会反问自己,雪花摘了,送给谁?脚印,真的是在跳舞吗?反正也没关系了,太阳一出来,雪会融化成水,渗透到土壤,下面孕育着的种子,会发芽。可是……啊呀,没那么多可是了,只要你相信就好了。


这一夜,裙子姑娘睡着了。天空继续飘着雪,雪落得那么轻,是从不会把人惊醒的。


梦里,她看到,那些她踩着的枯叶化成泥,果真不是无情物啊更护花。她看到,踩着的咯吱咯吱的雪被暖阳融成了水,润育了种子。她看到,脚印,真的在跳舞。她看到,她从冬天里来,到夏天里去。


本文由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