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 > 广告

灵异故事:别金花

2020-02-12来源: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

张雅从床上坐起,额头火辣辣地疼,宿舍里一片安静,没有任何声响。张雅心中莫名地恐慌,似乎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空间时间慢慢被抽空,张雅感到了窒息。


背后一阵冰冷,她猛地回头,一双眼睛正贴在宿舍外的窗户上,冷冷地凝望着她,眼神中闪烁着阴森愤怒的目光,如同要将张雅一口吃掉。

  

“谁?谁在那里?”张雅喊。

  

眼睛消失了,宿舍的灯也打开了,没有任何人。同室舍友纷纷揉眼下床,诧异地望着张雅,张雅捂住跳得飞快的心脏,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她张开手,手掌已布满鲜血。

  

张雅大叫一声,昏迷了过去,再醒来已是第二天早晨,宿舍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张雅慢慢从床上坐起,手中已经没有了鲜血,应该是舍友帮自己清洗过了,桌子上摆着一份热腾腾的米粥,张雅心里想,一定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林心给自己打的,林心是自己高中时代的同学,又一块上了同一所大学,还分在了一个宿舍里,不可谓没有缘分。

  

虽然张雅一直就是众人追捧的校花级美女,而林心则相貌十分平凡,但张雅一直没有嫌弃过她,当她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张雅纳闷,自己都昏迷了,按理说,这个时候林心肯定会陪在自己身边,但此刻她的人却不知道去了哪里?张雅心中有些焦急,她刚要拨打林心的手机,一阵刺耳的铃声却从张雅的床上响起,竟是林心的手机。

  

铃声一直在响,是一个张雅不认识的号码,她迟疑着还是按了接听键,一个阴沉的男声冷冷地说:“我在看着你,你逃不掉的……”

  

张雅慌忙扔掉电话,不知为何她想起了昨晚窗边的那双眼睛,充满了仇恨和愤怒的目光。

  

“啪!”一只手突然搭在她的肩膀上,张雅吓得跌倒在床上,仔细看,却是舍友杜晓晓。

  

杜晓晓望着吓得不轻的张雅,尴尬收手:“吓到你了?呵,你别太害怕。对了,昨天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脑袋和手上都是血?”

  

张雅听杜晓晓一说,摸了摸自己额头,还是火辣辣地疼。她努力回忆着,然后说:“我记得自己和林心出去了,回来的时候林心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我四处找她,然后摔倒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杜晓晓古怪地望着张雅,试探地问了句:“张……雅,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你是怎么回来的也不记得了?”张雅点点头。

  

杜晓晓望着可怜兮兮的张雅,不再问了:“你赶快把粥喝了,我给你请了假,你就好好休息吧。”

  

张雅应着,突然问道:“对了,晓晓,你见到林心了吗?”

  

杜晓晓迟疑着,摇摇头:“没见到。你不是和她最后在一起的人吗?”

  

张雅叹息一声,蒙头躺了下去。


  

张雅一直睡到下午三点多,脑袋这才不怎么疼了,宿舍里还是没有人,她起身冼刷了一番,回到宿舍时却发现本是关起的宿舍门竟然被人打开了,难道林心回来了?她冲进宿舍,但失望地发现宿舍里还是一个人都没有。

  

只是在自己的书桌上摆放着一束红色的鲜花,鲜花上插着一张白色纸片,上面有几个鲜红色的大字:“我在你身后,盯着你!”

  

张雅几乎是接近本能地迅速回身,身后没有任何人,只有立在门边的梳妆镜,镜中的自己正睁大了眼睛,全身颤抖如同风中的落叶。

  

一刹那的恍惚,张雅似瞥见镜子的自己开始微笑,笑容慢慢展开,但一双眼睛中却是充满了愤怒和仇恨。

  

“不!”张雅甩出了书桌上的台灯将梳妆镜打得粉碎,然后逃一样地冲了出去。

  

伴随着张雅的奔逃,一个高瘦的身影出现在宿舍外的一角,冷冷凝望着张雅消失的地方,目光中充满了阴森之色。

  

张雅冲出宿舍,却不知道去什么地方,平日里自己只同林心最要好,两人彼此心意可通,无话不谈,若此刻林心在自己身边,张雅一定可以放任躺在她怀里大哭一场。

  

但现在林心却失踪不见了,张雅觉得自己好孤单,她茫然地在校园中游荡,坐在校湖边的长椅上,目光无神地盯着湖面,秋后的风越发地凉爽,张雅不禁瑟瑟发抖。

  

她裹了裹身上的衣服,不经意间发现湖边树林中有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正在偷望着自己,张雅站起身,中年男人知道张雅已经发现了他,他回身向树林深处走去,张雅迟疑了下,心中揣测,难道他就是暗中监视我的那双眼睛的主人?

  

张雅鼓足了勇气跟了上去,男人走得很慢,张雅发现他走路的姿势很怪,一高一低,就像个瘸子。

  

树林尽头出现了一栋黑色的屋子,张雅心中奇怪,自己来S大已经一年多了,怎么从来不知道树林深处竟还有这么一栋黑色的大房子。

  

中年男人已经消失在了黑色房子里,张雅刚想跟过去,突然身后传来了呼喊声:“张雅,张雅!”

  

张雅回过头,杜晓晓不知从哪里赶了过来,吃惊地望着张雅,然后一把拉住张雅就往回走。

  

“你干吗?”张雅挣脱了杜晓晓的手。

  

杜晓晓目光跳过张雅,望着远离的黑色大屋子,摇头说:“我方才路过看见你往这边走,拼命地叫你,你怎么听不见?”

  “

你叫我?”张雅茫然:“我没听见。”

  

杜晓晓拉着张雅回头湖边,问:“你去黑房子那里做什么?”

  

“我看见有个很古怪的中年男人,行迹很可疑,我想去查清楚。”张雅解释着。

  

“古怪男人?是不是一瘸一拐?”杜晓晓惊恐地拉着张雅的手。

  

“是,你怎么知道?”

  

“你最好小心点,那个男人是我们学校锅炉房的李瘸子,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个变态,学校里也传言有不少女生去了他呆的那所黑房子后就离奇失踪了,传言说是他把女孩子们都给杀了,然后……”杜晓晓故意拉长了尾音。

  

“然后怎么样了?”张雅着急问。

  

“然后就都被他吃了!”杜晓晓表情夸张,张雅虽心里有准备,但还是被吓了一跳。而下一秒钟,她想起了失踪一天一夜的好友林心,难道她的失踪同这个古怪的男人有关?

  

杜晓晓望着渐黑的校园,有些害怕地拉起了张雅:“天已经黑了,咱们回去吧。”张雅默默随着杜晓晓离开,再回首,黑房子已经隐没在树丛中。

  

张雅一整晚都没有精神,半夜辗转反侧无法入睡,一闭眼满脑子都是林心的模样,她可怜地望着自己,而在她身后,一个容貌丑陋的中年男子正握着一把匕首向她一步步靠近。

  

张雅从床上坐起,不想让噩梦再继续下去。突然,林心的手机响了。

  

一条短信提示跃了出来。张雅点开短信,只有九个字:“我在走廊等着你,林心。”

  

张雅望望熟睡的室友们,握着手机,走出了宿舍。宿舍外的灯光昏暗得吓人,张雅习惯地贴着墙壁向前走,小声呼唤:“林心,你在吗?”

  

声音虽小,但在寂静无声的走廊中更显出几分怪异和恐怖。张雅一直走到走廊尽头,楼梯拐角处,但没有任何人回应她,张雅茫然地站住,手机突然又响了,又是一条短信的提示。

  

张雅点开,短信上这次只有三个字:“抬起头”

  

张雅缓缓地抬起头,面前惨白色的墙壁上影射出一个人的影子,黑色影子蔓延开来,仿佛就要把张雅吞噬掉,张雅望见黑色中恍惚有一双冰冷的眼睛正在望着自己,一点点地将自己身体刺穿。

  

影子就要走出黑暗,张雅无法忍受地转身逃回了宿舍,重重关上了宿舍的门。

  

张雅于黑暗中闭着双眼剧烈的喘息,宿舍外没有任何声响。张雅渐渐平静下来,她缓缓睁开了眼睛,黑暗的宿舍中,一双冰冷的目光正在盯着她,死亡的气息点点扩张,而冰冷的目光正来自张雅面前的梳妆镜内,张雅恐惧地后退,她记得自己亲手将梳妆镜打碎,而此时此刻,它是如何破镜重圆?

  

张雅倦缩在床上,动也不敢动,任这冰冷的黑暗将自己慢慢吞噬掉。

第二天一早有考试,宿舍的几个人早早就离开了,而张雅请了两天假,今天还可以休息一天。她从被子里偷偷瞥着门旁的梳妆镜,没有丝毫破碎的痕迹,张雅心里开始动摇,莫非自己昨天根本就没有把它打碎,是自己太紧张了产生的幻觉?张雅想着,突然发现昨天送来的红色花束也不见了,一切就如同真的只是一场梦而已。

  

张雅打开手机,手机里的短信却依然存在。“叮”的一声,又是一条短信,这次的内容更少了,只有两个字,但却张雅令胆战心惊:“救我!”张雅从床上迅速爬起,心中万般纠缠,林心一定出了什么事情,难道她真的遇到了危险?而此时林心失踪还不满48小时,不可以报警,但张雅实在等不下去了,此刻时间对于她来说就等同于煎熬,她要自己去找到林心,同时解开困惑住自己的谜团。

  

可要去哪里找林心呢?张雅脑海里倏然飘出了那栋神秘的黑房子,她穿上衣服,冲出了宿舍。

  

时间是早晨6点多,除了早习的学生外,校园中其它人寥寥散散。张雅走在树林的羊肠小道上,直到此时,张雅才发觉这片湖边的树林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大,要深的多。树林尽头,黑色大房子如同一只蹲守的黑兽静静地与张雅对峙着,张雅心开始跳得飞快,还未进入黑房子,她就已经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紧张。

  

黑房子外面竟还有个小小的花圃,里面种满了一种红颜色的小花,张雅望着,感觉同自己收到红色鲜花一般无二,难道真的是李瘸子捣的鬼?

  

黑房子里很静,张雅在门外听了好一会,终于才推开了门。门没有锁,张雅进入房子里,出乎意料的是这黑房子里并没有张雅想象中的充斥了恶心腐臭的气味,相反还有股淡淡的花香飘散在房中,张雅深深地呼吸两口,觉得一股香甜之气顺入咽喉,全身都说不出的舒适。客厅里并没有什么摆设,只有一张大桌子,上面摆满了洗好的餐具。

  

两边各有一个卧室,张雅先进了里面的卧室,卧室布置的很古怪,全是粉红色,粉红色的大床,粉红色的桌椅,张雅抬头,发现墙角摆着一张照片,里面有个微笑的女孩,张雅望着照片倒吸一口冷气,照片中的女孩不是别人正是张雅自己。

  

张雅环顾下来,在卧室周围摆满了自己的照片,不下十张,她想起了杜晓晓的话,这个李瘸子是个变态。

  

她背着身,一步步地开始退出这间房子。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你来了!”

  

一只强壮的手扼在了张雅的咽喉,她回过身,面前站着的正是李瘸子。他比张雅想象中的还要丑陋,半张脸已经烂掉了,鼓起的腮帮像是一只愤怒的蛤蟆。

  

“我正要去找你,你倒是自己先来了。”李瘸子冷笑。

  

张雅拼命地挣扎着,顺手摸起桌边的一个瓷碗砸在了李瘸子头上,鲜血顿时流下,李瘸子流满鲜血的面容更显狰狞,他疯狂地摇晃着张雅的身体,大叫着:“说,她在哪里?你把她怎么了?”

  

张雅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就在要失去知觉的一刻,黑房子里冲进了许多人,张雅望见了蓝色的警察制服还有舍友杜晓晓焦急的面孔,她重重地摔在地上。

  

当张雅再次醒来,她疯狂地挣扎着,身边杜晓晓将她抱住,安慰说:“没事了,没事了。”

  

张雅望见自己还在黑房子中,身边有三个警察,还有李瘸子和杜晓晓,她拼命地喊:“警察同志,他是个变态,你们快把他抓起来。”警察面容严肃地望着她,没有说话,也没有抓起李瘸子。

  

张雅茫然地又对杜晓晓说:“晓晓,他真是个变态。你快让警察把他抓起来,不是你叫警察来的吗?”

  

杜晓晓摇摇头:“警察不是我叫来的。”

  

“是我叫来的。”说话的竟是李瘸子,他面容悲伤地望着张雅:“打电话报警的是我,而警察要抓的是你!”

  

“你……你在说什么?”张雅完全听不懂,一个劲摇头。

  

“我女儿就是跟你出去后再也没有回来,一定是你把她骗走了,或许她现在就在受苦。你快点把她交出来!”李瘸子头上鲜血还在冒着血,眼中却流下了泪水。

  

“你的女儿?”张雅自问着:“难道你的女儿是林心?”

  

“不,我的女儿是张雅。”李瘸子站起身,目光盯着张雅。

  

“你的女儿是我?”张雅完全糊涂了:“但我不是你的女儿啊!”

  

“你的确不是我的女儿,因为你根本不是张雅。”李瘸子突然跑进里面卧室,拿出了张雅的照片,指着说:“这才是我的女儿。”

  

张雅更糊涂了,她拿过照片,询问每一个人:“这不就是我吗?”

  

“不,你不是张雅,你是林心啊!”杜晓晓在一旁开口:“昨天你跟我说话时,我就发现你错把自己当成了张雅。当时我担心揭穿你会令你的伤更加严重,所以这两天一直顺着你,把你当成张雅。我本以为你会自己清醒过来,但没想到……”杜晓晓叹息着。

  

张雅跑到了镜边,仔细地凝望,镜中自己的面容慢慢变幻,竟真的成了林心。林心瘫跪下来,脑中针扎一样地疼痛,她使劲用手压着头,喃喃问:“那李瘸子,他真是张雅的父亲?”

  

杜晓晓点头:“我也一直不清楚,一直到警察来找你时我才问清楚了事情真相。李……李大叔真的是张雅的生身父亲,只是……”

  

李瘸子在一旁接口:“只是我的样子太难看了,女儿不想让其它人知道自己竟有一个这么丑陋的父亲。所以张雅一直沉默,从来没有向别人说起过有我这样一个父亲。”

  

在场的人都替李父感到伤心,但李父摇头道:“我不怪自己的女儿。当初她生下来时我就抛弃了她和她母亲,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寻求一个机会可以认回并补偿她,但她一直不肯给我机会。我知道她来S大,所以也跑来这里当了一名锅炉工,本想着离的近些,可以慢慢培养感情。我还特意在这房子周围种满了她自幼喜欢的红色别金花,想着她看到这些花时开心的模样。但我没想到,她竞突然失踪了,而你就是最后见过她的人,你一定知道她去了哪里?所以这两天我一直跟踪你,暗中监视你,想要找出线索。”

  

林心望着这位心酸的父亲,头疼得更加厉害,过往的一幕幕闪电似的在眼前滑现,她猛地从地上站起,抓住杜晓晓的手,激动道:“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林心激动的说:“我终于想起来了,我的确不是张雅,我是林心。”

  

林心将一切过往讲了出来。原来几天前,张雅不知道因为错吃了什么东西,身上开始生出一些红色的小疹子,而且越来越多,林心陪着她去医院检查,诊断结果说是食物轻度中毒,引起的皮肤过敏。

  

当时,张雅和林心并不在意,但红色疹子渐渐长满了全身,张雅就死活不愿意在学校里呆了。她自幼美丽,对于容貌丑陋的人就喜欢指指划划,而现在她自己竟成了这个鬼样子,她怕别人反过来数落自己是丑八怪,所以怎么也不肯回宿舍住。

  

林心是张雅这么多年来的好朋友,自然也知道她这个自恃美丽而贬低别人的坏毛病,无奈地答应了她。两个人在学校外租下了一间小屋,林心让张雅身体未恢复前一直住在这里,自己回去给她请上病假。只要张雅过敏症状一退,就可以重新回学校上学。

  

但林心没料想到自己回学校的过程中竟出了意外,下楼梯时不知被谁推了一把,摔下了楼梯。虽然勉强回到了宿舍,但脑袋因为出现了轻微震荡而产生了错觉,将自己当成了张雅。而此刻林心终于清醒过来,仔细想下,那些所谓的破镜,花束应该也是自己所产生的幻觉。

  

众人听她说完,都长长吁了一口气。李父拉着林心的手:“快,快带我去见她。”

  

林心带领着大家来到了张雅居住的出租房内,林心高兴地推开门,喊道:“张雅,看是谁来看你了?”

  

但令林心惊讶的是,出租房内空空荡荡竟然没有一个人。林心将不足十平的出租房翻了底朝天,依然没有找到张雅。

  

“是……是不是你记错了?”李父拉着林心问。

  

“房东!”林心跑了出去,不一会儿拉着一个中年妇女进来,中年妇女见有警察很认真地回答说:“小姑娘,你那天回去后,你的朋友就不见了。我还以为她跟你一道回去了呢?”

  

李父老泪流下,突然冲向林心,发疯似的大叫:“还我女儿,你还我女儿。”

  

警察将李父拦住,走到林心面前,严肃道:“看来,你得跟我们回趟警察局了。”

  

林心心中无数的疑问,泪水也是滚落下来,喃喃着:“我还忘记了什么,我还忘记了什么?张雅,你究竟在哪里?”

  

出租房外下起了大雨,似乎老天都现出悲容。

  

夜晚漆黑如墨,一道闪电劈过,一个白色身影闪进了S大树林的深处,他来到黑房子前,冷笑几声,绕了过去,黑房子后竟还有个小屋子,看上去已经荒废了很久,小屋中传来了人的轻微呻吟声。

  

“我又来看你了。”声音甜美,来人脱去身上的白色雨衣,露出年轻的面容,竟是林心的舍友杜晓晓。

  

杜晓晓走到房子深处,一个女孩被粗重的麻绳绑在角落,她的周围摆满了镜子,镜光反映中,她面容扭曲变形,脸上都是红色的小疹子。

  

杜晓晓抽出塞在女孩嘴里的手帕,冷冷道:“早晨你应该听见了黑房子里的对话了吧,我故意在墙上给你留了一个小孔,这会儿,你的父亲还有你的好朋友应该都在警察局里,他们正准备为了你打官司。哈哈,真是可笑,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们所要找寻的人就曾在他们咫尺距离之内,你的父亲就睡在你身侧的墙后,却不知自己女儿正在此处受苦!”

  

“你……你究竟想怎么样?你为什么要对我这样歹毒?”被绑女孩正是失踪的张雅。

  

“歹毒?”杜晓晓目光变得阴森:“你说歹毒。好,我就告诉你什么叫做歹毒。曾经有一个女孩她有个非常好的男朋友,她也有着非常多的好朋友,老师眼中她是最勤奋的学生。然而,突然有一天,这一切都因为另一个漂亮女孩的一句话所改变了。只因为这个女孩脸上长出了几个青春痘,她就惨被漂亮女孩所羞辱,不止一次在公共场合说她是个癞蛤蟆,是个女麻子,漂亮女孩的追随者们也在一旁附和她,只一天的时间,这个女孩就成了这所学校所有人的笑柄。学生笑她,朋友笑她,老师也笑她,甚至连她男朋友都因为这句话而愤愤地抛弃了她。就只一天间,这个女孩失去了所有。而对于漂亮女孩来说,这一切不过是个取乐的话题而已。你说,这算不算歹毒呢?”

  

张雅颤抖着,泪水流出:“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想过这句话会令你失去……”

  

“不要说对不起!”杜晓晓笑容阴森:“哦,忘记告诉你了。你之所以皮肤过敏是因为我在你的菜里加了一点料,而你的好朋友林心之所以摔下楼梯,也是我在背后悄悄推了她一把,我还在暗中布置,利用各种手段令她恐慌害怕。而此刻,她已成了我的替罪羊!”

  

“你放过我!我……我可以当着所有人的面给你道歉……”张雅哀求着。

  

“放过你。哼,你不是自认美丽吗?你不是憎恶一切丑陋的东西吗?为此你甚至连父亲都不认!好啊,我要让你以后每一天都对着镜中丑陋的自己忏悔,每一天都生活在自责和恐惧中。”

  

杜晓晓不顾张雅的苦喊,将手帕重新塞回她的嘴里,转身走出屋子。

  

又一道闪电劈下,满院绝色的别金花开始一朵朵凋谢!

本文由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