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第十七章、逃课重返温柔乡,同学醉酒诉衷肠

2019-09-20来源: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

红尘一梦

第十七章、逃课重返温柔乡,同学醉酒诉衷肠

第二天是4月13日,刚好星期五,贾仁生早上有课,虽折腾了一夜,但还是要去点名报个到,不然只怕要留下黑记录,这样影响平时成绩,于他不利。他八点10分起床,去教室签了个到,随后转身就溜出了教室,返回酒店去了。昨夜贪欢过度,未能采取措施,他没有直接回酒店,而是去美食城处买早餐,他想起如梦交代买药的事情,于是顺便去药店看了下,谁曾想药店还未开门,没办法,没把药买到。

他想到上次如梦带他去吃的兰州拉面,想着如梦肯定喜欢吃,于是就去卖兰州拉面的那个地方等店家现做,由于去得早,店家还没来得及做,等得他急不可耐,做得实在是太慢了。他心想,要不是如梦曾经带他在这里吃过,他肯定换一家。没办法,既然如梦喜欢吃,他就等吧!他眼睁睁的看完了拉面的整个制作过程,等了许久,才等到他做好。

回到酒店,他们一起吃了早餐,又继续钻到被窝里睡觉,其实已经睡不着了,只是不愿起罢了。昨夜折腾那么多次,他居然也不知疲惫,他一看到如梦,反而还觉得兴奋不已,精神抖擞起来。二人相拥而卧,终于没忍住,又放纵了一次,他觉得人生在世,再也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了,难怪古人说,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是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中午,贾仁生回到寝室,是准备要睡觉的,可这时如梦突然打电话来,说她已在他们寝室门口,让贾仁生去找她。贾仁生立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下床来,开门就出去了。到了门口,贾仁生看到她穿一件很好看的民国系列服装,实在是漂亮极了,如仙女一般,显然如梦是故意穿来给他看的。

都说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士能不能为知己者死不知道,但女为悦己者容肯定是真实的,大概如梦已经认可贾仁生是她的那个悦己者了吧!贾仁生看到她能这样,他很高兴,他觉得自己的一片痴心没有付之东流,最起码她把贾仁生当成了“悦己者”。贾仁生觉得他应该是获得了甄如梦的认可,不禁暗自高兴。

贾仁生由衷的夸了她的衣服好看,甄如梦说她这衣服是和她同学同款,只能周末穿,不能穿去教室,不然会撞衫。贾仁生听了之后,不是很理解,他觉得撞衫有什么大不了的,难道只能她同学穿,就不许其他人穿了?如梦解释说,她是跟她那个同学要的淘宝链接,当时她已经答应人家了,所以要遵守诺言。贾仁生听了,虽然还是不能理解她们女生的世界,但他也觉得如梦说得有道理,正所谓“人不信则不立”,做人毕竟不能食言,于是他觉得有必要重新为如梦买一套类似的,这样就不会怕跟她同学撞衫了。

他们去美食城吃东西,路过夹娃娃机处,如梦出于女人的天性,又忍不住围观了一下,并且还夹了10块钱的币。贾仁生一直站在她身后,双手搭在她的肩上看着,如此一来,又被贾仁生好奇的同学偷拍了,并且还私下发给了贾仁生,贾仁生表示很无奈。大概是他一下子谈恋爱,人们很惊讶吧!毕竟以前贾仁生实在是太低调了,低调得他周围的人都一度以为他看破红尘了。

这段时间以来,他所知道的,前前后后被四个同学偷拍过,这里面有高中的同学,也有大学的同学,有男生也有女生,贾仁生觉得他们真是有做狗仔队的潜质,好在他不是明星,不然八卦新闻该满天飞了。当然,这只是个玩笑,他自然也不会因此而不谈恋爱的,他觉得拍就拍吧!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倒也是,他又不是什么公众人物,何苦要玩地下恋情呢?他想到那些不敢将恋情公之于众的明星们,真是替他们感到悲哀。

晚上,贾仁生回到寝室,发现隔壁蓝天长他们寝室居然在饮酒,本班几个寝室都有人在,除了出去还没回来的,几乎都聚在一起喝酒吹牛,不会喝酒的,就吃花生米和嗑瓜子。据贾仁生所知,他自大一认识本班男生以来,从来没有发现他们有嗜酒的毛病,贾仁生觉得有些反常。

贾仁生也过去凑了一下热闹,喝到将近十一点时,蓝天长喝醉了,居然还哭了起来,原来是失恋了,难怪看他最近有些反常,前几天无缘无故不去上课,估计就是因为这个事,不然作为班长的他,是很难轻易带头逃课的。

席间,大家都表示好男儿能伸能屈,大丈夫何患无妻,分了就分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其实都是些安慰人的话,安慰人的话谁都会说,可若真正到了自己身上,才发现其中心酸只有自己明了。

其中,吴帝久表示对于此事,他最能感同身受,说道:“唉!班长啊!这年头谈恋爱太难了。小弟我也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辛酸恋爱史,如果大家有兴趣,我可以说一下……”

大家看热闹不怕事大,都表示想听,紧接着吴帝久说:“唉!你们知道我这几年来为何总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并且还喜欢逃课打游戏吗?其实我并非生来如此。”大家并不知道他为什么是这样一副不近人情的形象,只是觉得吴帝久平时看起来很高冷,几乎看不到他的笑容,甚至对女生往往以蔑视的心态,很仇视他们。

“其实我上大学,是带着破碎的心情来的,我高考完后,就和女朋友分手,原因说起来简直是我这辈子的耻辱,所以从大一开始,就很消极,觉得人生没有什么意义。”吴帝久这样说到。

大家都表示很好奇,没人关注他为何变得如此消极,都想知道他所说的耻辱是什么。只见贾仁生的室友赵恍然问道:“为什么是耻辱?”显然大家都知道肯定多半是被绿了。

吴帝久道:“不提也罢,我想你们应该猜到了,没错,我就是被绿了,有些女生,真的善于给男人带绿帽子。都说男生是渣男,其实女生渣起来,还有男生什么事……”

“我女朋友叫洪杏,不,应该叫前女友,我们高二时谈的恋爱,他家离我没多远,双方父母也相互认识。我曾经以为她就是的唯一,想着父母之间相互认识,以后谈婚论嫁时也方便许多,谁知后来出现了这么一个变故。果然,人如其名,就像红杏一样,喜欢出墙,看来这名字就注定了她将是为了给男人带绿帽子而生的。亏我喜欢她那么久,她居然这样对我,真的太扎心了,那是一种揪心之痛。当时是这样的,高考分数出来以后,她的分数不理想,她说她想复读,我建议她好好考虑一下,万一复读考得更差怎么办?当然,我这样给她建议我是有私心的,主要是想让她跟我一起毕业。可是她觉得我不理解她,不支持她,结果就吵了起来,为了平息争吵,我就有一小段时间没有和她联系,想让她冷静一下。谁曾想,等过了差不多一个星期我去找她,她说我们还是分手吧!我问他为什么,她说她已经有男朋友了,已经把我给绿了。起初我还以为是气话,谁知道后来我从她闺蜜孤生竹那里求证了一下,居然是真的。”吴帝久说完,表情略显忧伤,端起啤酒罐,将剩下不多的酒一饮而尽。

可大家还想知道后续,于是贾仁生的室友钱大悟问道:“那后来呢?”吴帝久继续说道:“后来我才发现,在我没找她的这段时间里,她有个叫金冉冉同学考上了贵大,虽说贵大相对外省的大学不算什么出众的学校,但在贵州而言,至少是个211,确实有必要庆祝一番,于是她宴请他们班玩得好的一些同学吃饭,当时我前女友洪杏也去了,结果认识了一个叫楚强的男生,而这个楚强恰好是我姑妈家的儿子,跟我是老表,同样也高考不利,准备复读。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就凑合到了一块,等我知道以后,发现已经晚了,他们已生米煮成熟饭,回天乏术,于事无补。你们想想,我的女朋友被我表哥给抢走,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是不是听了很狗血?我也觉得很狗血,但事实就是这样。”

赵恍然觉得吴帝久的表哥楚强不厚道,于是吐槽了一句,说到:“你表哥也太不厚道了吧?这以后还怎么相处?”

吴帝久解释道:“说来也真可笑,主要是我表哥不知道洪杏是我女朋友,要是他知道了还这样做,那这门亲戚就算不认,我也不会轻易让他们过得称心如意。”

钱大悟插了一句嘴,道:“这可就尴尬了!”

吴帝久继续道:“唉!谁说不是呢?不过后来我想了想,要怪就怪我前女友洪杏,不关我表哥楚强的事,女人啊!实在是太恐怖了……”后面自然是感叹了一番红颜负心之类的话,真可谓是:
世事艰辛路渺茫,空怀美愿梦难长。
浮生坎坷红颜阻,幻海飘摇祸水伤。
未料行途情破灭,无端悲痛杏出墙。
风霜饮尽人憔悴,狗血青春恋爱凉。

蓝天长听了吴帝久一席话,似乎找到了同病相怜者。感觉吴帝久跟他就是现实版的天涯沦落人,情绪好了许多,于是借酒吐真言,也说了一下他自己跟他女朋友罗曼的事。欲知蓝天长跟罗曼什么回事,敬请关注下一章节。



后记:
我写小说,发现不怎么会卖关子,往往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每一个章节,我都是看字数差不多就结尾,所以也不知道这样能否抓住读者的心。虽然我的创作过程是这样的,但我自问不是粗制滥造,我还是很投入的,所以假如写得不好绝对不是我的态度问题,而应归咎于才力有限。




本文由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